叶酒醉

爱叶修爱叶修爱叶修!叶攻党,主攻攻控党,弱攻党,主角攻控党
重度主角控
吃星谷all,黑子all,星谷all,艾伦all帝人all…等主角攻,一个吃冷cp的西皮不可拆不可逆。

暗黑本丸的怪盗审神者(9)

 【文笔渣ooc,无脑产物,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,审all,暗黑系,主角控】

 

“还不出来吗?”南荣尘拿起短刀,抛起又接住。
“审神者大人,抱歉,我没有管住退,能否请你将他给我呢。”眼睛鲜红的药研藤四郎走了出来,一幅不将五虎退还给他就会弑主的样子真是…
“理所当然的语气真是让人不爽啊传说中的忠义之刃。”南荣尘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脸都黑了,五虎退确实长得像未成年,但他并不是不懂事的孩子,几百岁的老刀装什么嫩?自己救了他们居然还!>……刀剑什么的还是器物比较好!
“审神者大人,您是不是想让我们上战场然后碎刀,您好折磨我们的一期尼?我们是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裙装短刀悄然出现在南荣尘身后拿着刀就想直捅南荣尘的心脏。
“这就很无奈了,我可不像做个恶人啊。”强大的灵压从南荣尘周身散开,压迫的短刀纷纷变回原型。不过,这些短刀也没白活这么久嘛,这个隐藏阵法是打算神隐黑羽南荣尘的吧,太简陋了。
“主人,你没事吧。”破开阵法不久后明石匆匆赶来,看见了南荣尘流血不止的伤口和一地短刀。

笑面青江和鹤丸也赶到了,看着审神者的脸色没敢说话。
“明石啊,去,把本丸所有刀剑全部喊道手合室,全部。”南荣尘静坐调息,想着耗费灵力复活那五只伴生老虎真是浪费,一期尼一期尼的,好像一期尼能复活老虎帮你们治伤哦。

“一期,看到我身上的伤很震惊吗?可是拜你弟弟所赐,放心,他们没碎,只是我不想为了一群想杀我的人浪费灵力。”手合室内,看着一期一振惊讶恐惧的眼神,南荣尘没忍住冷嘲热讽了一番。
环顾一圈,把神色各异的刀剑付丧神的神色尽收眼底后,南荣尘用灵力幻化出一把唐刀,“来吧,想杀我的一起上吧,能伤到我算我输。”

并没有人动,僵持许久后,三日月站了出来“哈哈哈,审神者大人请不要介意,短刀都是孩子而已……”“照你这么说我也是个孩子呢。”三日月话还没说完南荣尘就打断了“最小的刀都比我大几百岁。”南荣尘淡定的忽略了自己前几世,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小。
手合室再次寂静了,然后,烛台切突然开口“主殿,时候不早了,晚饭已经准备好了,要不……”
“啊,好啊,那你们自己商量商量吧。说实话,我知道你们前任很渣,但我三观还是很正的,希望和你们好好相处。另外,打不过就不要搞暗杀啊,我虽然是和平主义者但不是圣母,再来我就碎了来杀我的刀哦,说到做到。”

好好的和那群付丧神谈过后(并没有),南荣尘开心的吃完了烛台切做的美味晚餐,开始散步消食。
月光下这座本丸显得很宁静,不过,很快被打破了,因为一节碎刀的刀柄出现在南荣尘面前。
“这樱花树里居然藏着碎刀?这刀柄上龙形纹样蛮好看的,你说,要不要我救救你呢?”南荣尘托着下巴拿着刀柄思考,却听见有人靠近。
“恩……宗三君,你认识这个刀柄吗?”南荣尘看着这个面带忧郁的付丧神走近,问。
“这个,并不清楚,我似乎是那个人锻出的第三十九把宗三左文字,来到这里不久后,前审就被时之政府抓走了。”难怪并没有暗堕之气呢。南荣尘暗暗的想。
“这样啊,抱歉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我记得你弟弟喜欢吃柿子,我这刚好有一袋柿子饼,送给你弟弟吧。”南荣尘看着宗三阴郁的脸色,默默叹了口气,这些付丧神之前的运气可真不好,遇到自己真够幸运的。
“多谢审神者大人,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宗三结果柿子饼脸色柔和了很多。有是一个弟控啊,南荣尘挥挥手,继续端详手中的断刀。
“接下来就到你了,想不想我救你呢?”

【ps:没错就是小龙景光,要是限锻结束他还没来我就放弃他,果断。】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4 )
 

© 叶酒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