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酒醉

爱叶修爱叶修爱叶修!叶攻党,主攻攻控党,弱攻党,主角攻控党
重度主角控
吃星谷all,黑子all,星谷all,艾伦all帝人all…等主角攻,一个吃冷cp的西皮不可拆不可逆。

暗黑本丸的怪盗审神者(10)

  【估计会有人疑惑我的主角怎么换人了,嘛,因为我觉得同人主角太难写我完全码不出来字,而且我写的这位新欢的主角其实我想了很久,这是我心血凝结的宝贝啊,光是名字我就把各个古典名著翻了一遍,觉得非常棒(吹一下儿砸)剧情走向也将近高潮了,感觉最近很有动力啊】

   “沙沙”树叶被踩碎的声音从南荣尘背后响起,南荣尘一挥手将小龙景光收入空间法器玉佩中,看向来者。
  “哟,主人。”明石国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过来,手上还拎着食盒“烛台切做的夜宵,主人我们一起吃吧。”懒的没骨头的某人在走到离南荣尘五步远的时候坐下,把食盒打开,看向南荣尘。
  “我不饿,你吃吧。”看着明石国行的动作,南荣尘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,然后拿出一瓶酒“这是我一个好友酿的酒,要不要一起尝尝?”精致的瓶子只有一只手的大小,份量似乎不多,可当南荣尘拿出两个比瓶子大的杯子时,明石国行发现自己太天真了,这个审神者明显不一般啊。
  “这个瓶子看着很小吧,其实容量是一个小池塘哦。”南荣尘发现明石的疑惑,忍不住笑了,他得意的晃晃手上的瓶子,语气自豪“这可是我师妹送我的生辰礼物呢,很棒吧。”
  “很厉害,从来没见过。”明石国行看着心情明显愉悦的审神者,内心松了一口气,拿起审神者拿出的大瓷杯,喝了一口酒,然后就从嗓子到胃都感觉到了凉冰冰的,然后慢慢变成火辣辣的,反复几次,饶是一个付丧神也觉得着实难受。
  “哎呀,我倒是忘了,‘两仪’酒的灵力可不是你能承受的。”南荣尘伸出食指点在明石的喉咙出,用灵力化解这冷热的折腾。
  “嘛,虽然有点难受但很好喝。”明石哑着嗓子说,刚才的冷热交替使得他的嗓子有些损坏。
  “那是自然,你先别说话,我替你治治嗓子。”南荣尘挑眉笑着,然后掏出一颗糖塞进明石的嘴里。
  “好了,水果糖好吃吧,乖一点下次还有的吃哦。”南荣尘不慌不忙的站起来,看看月亮的位置决定去二楼睡觉。
  “主人,你的伤没事吧。”看南荣尘要走,明石终于把想要问的问出来了。
  “啊,已经好了哦,别担心,国行。”性感的嗓音叫出的名字和柔和的笑容让明石脸一阵阵的发烫,眼神都飘忽了。
  南荣尘有些好笑的看着抛弃懒散形象,跌跌撞撞的跑回本丸的明石,眼神柔和了很多,真好,在这座本丸里,有着关心自己的,属于自己的羁绊。
  本丸,来派屋内,笑面青江和明石国行面对面坐着“可以请明石殿为我讲解一下本丸现在的状况吗?”
  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明石有些苦恼的抓抓头发“嘛,我是主人的第一把刀剑,他接手了这座暗黑本丸,但是你也看见了吧,这些家伙……”
  “可能是被前审伤害的太惨了吧。”笑面青江眼神有点飘忽,他曾经在战场上遇到很多被抛弃和叛逃的刀剑,也从他们那里听到各种渣审事迹,但他自己没有经历过,也无法多嘴。
  “这次是我练度太低导致自己的主人受伤,下次……没有下次了。”一向无精打采的明石阴沉着脸,双手紧握,让青江吓了一跳,喂喂,这里有个崩人设的明石国行啊。
  此刻的三条屋内,气氛低沉,新来了个练度不低的笑面青江,后烛台切鹤丸彻底站到了审神者那边,再然后栗田口刺伤审神者,让所有人的心上蒙上了尘埃。
  “这位审神者之前对我们并无恶意,而现在……时之政府过几天回来本丸视察,如果判定我们暗堕无法挽回就会放弃我们,让我们消失与时空乱流,我想这些大家并不希望看到,所以最近要好好对待审神者,看紧栗田口的各位啊。”三日月严肃的看着神色各异的刀剑们,内心很不平静。
  要下雨了,南荣尘关上窗子,看着无星无月的天空,嘴角扯出一抹笑意

评论
热度 ( 9 )
 

© 叶酒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