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酒醉

爱叶修爱叶修爱叶修!叶攻党,主攻攻控党,弱攻党,主角攻控党
重度主角控
吃星谷all,黑子all,星谷all,艾伦all帝人all…等主角攻,一个吃冷cp的西皮不可拆不可逆。

〔综〕黑暗本丸的怪盗审神者(4)

“自然是审判神,聆听其神谕的人,连这个都不知道,真是垃圾。”源二嘲讽的说,另一只手已经拿出几张符咒。

“是吗,审神者是审判神的人,但他们无错无过,你却虐待折磨他们,你配当审神者吗?”南荣尘就看着源二拿出符咒,冷冷的笑了笑,只是一眨眼,他就到了源二的身后,用灵力锁链捆住了他。

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源二瞪大眼睛,开始挣扎,“你们快来救我啊!废物!”

远处的付丧神开始骚动不安,接着,以为身穿蓝色狩衣,眼中有金色弯月的美貌刀剑男士走了过来,微笑着看着南荣尘,微微弯头,问“敢问这位大人是与我家大人有何仇何怨?还是大人是时之政府之人?”

“我是时之政府的正义组织,你家审神者做的事我基本知道了,你们想要换个审神者吗?”南荣尘看着面前这位老爷爷,开始睁着眼睛编。

三日月宗近楞住了,垂下眼睑不言语。

“我已经替你们通知时之政府了,源二确实有点背景,时之政府有可能会无视你们,所以你们可以去网上将源二的事情写下来,寻求好的审神者帮助。”

“那个源审神者,你觉得还能为他卖命吗?”南荣尘看着似乎一点事都没有的三日月宗近。

“哈哈哈,拿了工资自然要干活。”三日月垂着眼眸,说。

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吗?”南荣尘挑挑眉,拿出一枚深蓝护身符,递给三日月“这是我亲自做的御守,可以在你碎刀前救回你,不过只有三次,里面有几颗灵力充足的丹药,可以治愈重伤。即使曾为刀剑,现在你们也是有血有肉的,要学会保护自己。”

三日月愣住了,一向淡然的他拿着护身符不知所措,却看见南荣尘的身影越来越淡,“我能帮你们的只有这么多了,再多可就不行了,这个手坏给你,可以登录时之政府审神者的交流平台。”

三日月看着逐渐消散的南荣尘,快步上前想要抓住他,可南荣尘还是离开了。

“唉,方法教给他们了,不知道他们怎么做的。”南荣尘思考了一下那些渴望得到审神者的爱,爱护审神者,却在审神者对他们不好时反抗的刀剑付丧神,觉得神明真难懂。

“审神者大人,您醒了吗?狐之助大人来了。”敲门声响起,是烛台切光忠。

“就来,等一下。”南荣尘揉了揉太阳穴,强撑着自己爬起来,改变历史的反噬太疼了。

“哟,狐之助,早上好啊。”南荣尘这次换上了审神者服饰,打着哈欠懒洋洋的走进餐厅。“嗯?”南荣尘看见满满一餐厅的付丧神真真是吓了一跳,“啊呀呀,大家早上好,我叫南荣尘,你们的审神者。”南荣尘笑得阳光开朗,一点都不在意被付丧神得知真名会被神隐。

“大人,你怎么……”“知道我的真名,你们就不要这么防备啦。”南荣尘打断了狐之助的话,对这些表面不显,身体却紧绷着,极为防备的刀剑友好的笑着。

“哈哈哈,审神者大人真是直率啊。”三日月捧着茶杯,盯着南荣尘,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。

“我一直如此,嗯,我饿了,有早饭吗。”南荣尘按了按自己抽搐的胃,默默盯着烛台切。

“大人的早饭还热着,我去给大人拿过来。”烛台切很恭敬的低着头,时之政府在南荣尘到来的当天晚上就送来了食材和日常用品。

“太感谢了,那我们就该讲正事喽。”南荣尘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,“这个本丸我已经正式接管了,那么就必须运作起来,出征,远征,手合,当番,锻刀之类的,嗯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“那近侍,出阵名单大人准备好了吗?”说话的是歌仙。

“嗯,这先不急,先手入吧,不治疗你们能出征?狐之助,修复资源可以买吧。”南荣尘不在意的说,然后拿出了一个大大的袋子。

“可以可以,不过大人的工资还未发下……”狐之助点点头,然后有些迟疑。

“这里的甲州金可以买多少?”南荣尘把大袋子放在狐之助面前,打开袋子,问。

!!!狐之助看见一片金灿灿后整只狐都呆滞了,没人告诉它审神者是个富二代啊!

“大人,这些可以买很多,足够大人奢侈了。”狐之助偷偷咽了口口水,打算悄悄联系时之政府。

“还有修复室锻刀室之类的,麻烦让人尽快修好啊。狐之助辛苦了呢,这些是我定的油豆腐,就自己去取吧。”南荣尘将一张单子递给狐之助,笑眯眯的说。

狐之助一抖,看着南荣尘阳光的笑容,莫名觉得冷。

“大人,资源一会会送到,我会尽快报告上去申请修理本丸。”狐之助感觉自己要炸毛了,赶紧将时之政府的文件交给南荣尘,溜之大吉,至于南荣尘,提点过狐之助后就开始盘算怎么治疗那么多负伤付丧神。

“唔,看来得炼丹了,草药……”南荣尘心思一动,手上便出现了三个瓷瓶,摇了摇发现只剩七颗丹药,顿时愁啊,偏偏他还不想轻易动用自己的灵力,毕竟修炼到他这个程度,连灵力也可以变成羁绊。

“我这还有点治愈重伤的丹药,你们分了吧,先给重伤的,本丸有种草药的地方吗?”南荣尘将手里的瓶子放在桌上,问。

“种草药的地方,没有。”狮子王见南荣尘似乎是问他,想了想,摇头。

“这样啊,那就没办法了,你们快的把药给重伤的人服用了,明天我去远征,能去的想去的和我说声。”南荣尘站起来,看着推门而入的烛台切,转身又说了一句“我想逛逛万屋,你们有什么要买的?”

“大人,本丸的食材不多了,可否容我随同。”烛台切将早餐放在南荣尘面前,问。

“可以啊,还有谁想去或者想要我带东西的?”南荣尘看着一群警惕的付丧神,叹了口气,“你们就没想要的?那好吧。”南荣尘很认真的想履行审神者的职责,虽然他感觉像是在带孩子。

评论
热度 ( 23 )
 

© 叶酒醉 | Powered by LOFTER